停电之后她捏了一下我的手,从此她就只剩下绝望了

2016-11-300阅读0

  文/吴宏庆

  多年前的一个寒假,我去了深山里的大伯家玩。山里晚上没什么娱乐,男人凑在一起打麻将,女人则聚在一起聊家常,人多了,屋子里就显得很暖和。

  那天夜里,小杏也来了,她是村子里长得最漂亮的姑娘,跟我同龄。我故意凑在她身边,边上的张婶和李妈挤了挤,挤出一个空位来。

  我如愿地坐在她的身边,腿挨着腿,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,让我兴奋又有些羞涩。张婶和李妈一个劲地问我城里的生活怎么样。为了在小杏的面前显摆,我把城里的生活描绘得天花乱坠,把她们吸引得直咂嘴。张婶突然说:“小杏,我看你就嫁给他好了,他可以带你进城去享福。”

  虽然只是在昏暗的电视的光下,但我仍然能看到小杏的脸已经羞得通红。突然之间一片黑暗了,停电了。就在这片刻之间,我感到我的手被人捂住了,然后那只手突然拧了我一下。这时有人点起了蜡烛,小杏匆匆地走了。

  她走后,李妈对张婶说:“你怎么说这话,你不知道她马上就要出嫁了吗?”我听了头嗡一声响,忙问道:“她要出嫁吗?她才多大?”

  “像她这样大的女人很多都有有小孩了。”她们说她要嫁给村长的儿子,那是个傻子,但她的父母需要他家的钱。我觉得我不能看到这样的惨剧在我的面前发生,而且我感觉她已经喜欢上了我。

  第二天她抱一堆衣服去河边洗的时候,我在路上拦住了她,开门见山说我不同意她成亲。她咯咯地笑了起来,说:“你有什么权力不同意我成亲?”我说不同意就是不同意,然后我又对她说了城里的好,我说像你这样美丽的姑娘去了城里一定有很好的前途的,你干吗把自己埋在这山里呢?她听了突然很生气地说:“要你管?我就愿意嫁!你是什么人,能管得到我!”说着就气冲冲地走了。

  几天后,我回家了。后来,我大学毕业在省城找到了工作,还认识了小艳。她长得很像小杏,虽然我早就决定要把小杏忘了,但深藏在内心的那个夜晚的情节,还是让我在看到小艳的时候就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她。追上她后我却很失望,尽管她非常爱我,但是她的性格与我记忆中那个纯朴的小杏根本不同。我们时常吵架,很多时候都是因我而起的。

  这天我们又争吵了一次,吵了后,我一个人茫无目的地走着。来到公园的时候,我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。这时候我突然看到小艳从那边走来,但是她的身边还有另一个男人,他们很亲热,我腾地站了起来。

  他们走近了,这时她也看到我了,显得很吃惊也很尴尬。我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正要冲上去质问她,但是她突然跑开了。我正要去追,那个男人拦住了我:“喂,你怎么回事?我价钱已经说好了……”我没理他,只在他的脸上砸了一拳。

  我去踢她的家门,她开门了。我恶声恶气地对她说:“这就回来了啊,你动作倒挺快的啊!”她莫名其妙问道:“什么动作挺快?”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一个朋友也在这里,她证实她刚才的确没有出去。

  那我刚才看到的是谁?她既然不是小艳,但她又认识我,难道是……小杏?

  这天我又跟小艳吵了一架,她不知道我每天去公园干什么,那个地方在我们这里几乎就是找“小姐”的代名词,她异想天开地以为我也在找。

  吵了之后我又来到公园,突然,我看到了那天看到的那个姑娘,她身边的男人已经换了一个。我冲了过去,叫道:“小杏,是你吗?”她看到我,脸上露出了慌张的表情来,直摇头说:“你找错人了,我不是。”但她的声音已经暴露了,错不了,她就是小杏。她身边的男人不耐烦地说:“喂,你做不做生意,不做我找别人了!”她还没开口,我抢过话来,对他说:“我是公安局的,需要找她了解一下情况,你有没兴趣一起去?”那个男人仓皇而逃。

  “你还是那么霸道。”她扑哧一声地笑了起来。

  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下,正在这时,小艳突然冲了出来,她指着我骂道:“我没想到你一向自命清高,居然也会找小姐!”然后她看到小杏的脸,愣在了那里,然后又笑了起来,说:“我说呢,你当初怎么会那么使劲地追我,原来我跟她长得一样,她一定是你的梦中情人吧!”说着,她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心里的秘密突然被揭开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。半天我问道:“你不是嫁人了吗,怎么会……”她笑了笑说:“还不是因为你。”她告诉我,那天我把她拦住说话,正好被人看到了,就把我们在一起的话传了出去,她未来的婆家就退了亲。后来她想到我说的城里怎么好怎么好,就干脆到城里来了。“再后来,”她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“我爱上了一个人,但是他……”她说那个男人原来是吸毒的,她不忍心看到他没有毒吸的时候那么痛苦,就做起了这个。

  我痛苦地说,“是我对不起你!” 我想,如果十八岁那年我没有拦住她,她现在可能已经是当妈妈的人了,那个小山村没什么不好,至少在现在的我看来,比城市清静悠闲,她也不会落到现在这样。

  她笑了起来,说:“我现在也没什么不好啊,我能赚钱,也能自己养活自己,我还很感谢你呢。”她说那个男人已经死了,而她也习惯了做这个,现在没人逼她,一切都是她自愿的。我愣了愣,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是在安慰我。我们沉默了一会儿,她突然问道:“对了,你那时为什么要对我说那些话呢?”

  我把那天晚上她捏我手的事说了。她笑了起来,说:“我以为那是张婶的手呢,我气她的嘴乱说,就拧了一下。没想到是你!”她笑得很开心,我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  我们分了手,看着她的背影,我感到脸上有什么东西滑过,一摸,却是泪水……

  十八岁时的经历直到现在才让我明白,在你没有能力改变什么的时候,一次不负责任的冲动,可能会对另一个人造成永远的伤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