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郁症的女孩往海里扔了枚戒指,却收获了爱情

2016-11-260阅读0

  文/吴宏庆

  南海沙滩是一片新开发出来的旅游区,有着偌大的一片细腻柔软的沙滩。李海东是旅游公司聘请的海岸救护人员。这天傍晚,他例行在海岸边巡逻,看到不远处有个女孩光着脚坐在沙滩上,双手抱膝,目光痴痴地看着远方。他上前问道: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  女孩回过头来,漠然地看了他一眼,又继续沉浸在自己世界里了。

  李海东觉得挺尴尬,便走开了。转了一个来回后,女孩子已经不见了,在她原来坐着的地方,有一道光闪了一下李海东的眼睛。李海东走过去,在沙子里捡到了一枚铂金戒指,戒指的内侧有两个字母:LL,这应该就是那个女孩的。他想那个女孩肯定没有走远,于是他四处寻找着,终于在出口处找到了女孩。

  李海东叫住她,将戒指拿出来,问道:“这是不是你落下的?”没想到女孩看到这戒指,像见了鬼一样,失声叫了起来,然后一把抢过来,往海岸边跑去。李海东不知道怎么回事,也跟了过去,只见女孩来到岸边,挥起手臂,将那枚戒指远远地抛开,一直落到海里。

  李海东吃惊地问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但她什么也没说,看着海面发着呆。李海东觉得她的脑子可能有问题,转身就走了。走了很远一段路了,鬼使神差一般转过头来,却没看到女孩,只是看到海面上隐隐有水纹在波动。他头皮一炸,赶紧跑了过去……

  被救上来的女孩却是双目紧闭,什么话也不说。李海东在她身上找了到一张身份证,上面写着这个女孩叫李蕊蕊。问她住在哪,有没有亲人朋友陪她来的,她也不说。李海东很是头痛,干脆将她带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去。

  蕊蕊到了李海东的房间,仍然是什么话也没说。李海东猜测说:“看你的样子是不是遇到感情的伤害?他变心了?”蕊蕊呜呜地哭了起来。

  李海东知道自己猜对了,说:“过去,我也喜欢过一个姑娘,她是岛上采珠女,聪明,美丽,善良。后来,我们开始筹备婚礼,但我们都很穷,为了日后的幸福,都在拼命赚钱。这时,她不知道从哪听说了,在海的那边……”李海东指了个方向,“那里有个珊瑚岛,据说下面的水里有一只千里老蚌,体内有无数珍珠,但那地方珊瑚遍布,暗礁暗流,还有吃人的鲨鱼。我没想到,有一天,她竟然就去了那采珠。结果,一去不返。”

  蕊蕊止住了哭声,说:“可是,看起来你并不难过。”

  “想念一个人非要表现在脸上吗?好了,听了我故事,该说说你的故事了。”

  蕊蕊迟疑了片刻,然后缓缓地说了起来。原来,一年多前,她爱上了一个叫周平的男人,不久,他们开始谈婚论嫁了,然而,周平的父母却怎么也不同意他们结婚。一方是父母,一方是爱情,周平左右为难。最后,因为受不了压力,竟然离家出走了。她发了疯一样满世界地找他,还患上抑郁症。这次听从了朋友的劝说,到南海来旅游,却觉得生活已经没有意思了,于是就想……

  “刚才我急于想知道你的身份,所以打开了你的包,发现里面有一张美术学院的文凭,我们公司正好在招聘教游客沙画的员工,你有没有兴趣去试试?至于住嘛,就住在这好了,当然,租金得一人一半。”

  蕊蕊就这样留了下来,她的工作很简单也很轻松,就是教游客画沙画。但她并不受人们的欢迎,因为她很少笑。游客们来玩,图的就是高兴,不愿意跟一个老是板着脸的人在一起。

  这天一早,李海东发现蕊蕊坐在小板凳上,下巴支在窗台上,看着远处。他走上去,问道:“怎么不开心了,是不是有客人欺负了你?”

  “我在想那枚戒指,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?”

  李海东想了想,拉着她的手,来到海岸上。换了潜水服,下到水里。半个多小时后,他浮出水面,冲她伸出了手来。蕊蕊看到,他的手心里正是自己丢掉的那枚戒指。她吃惊地问道:“你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找它?”

  “是啊,别骗自己了,如果你想忘记,就是成天在他身边也会忘记,如果不想忘记,丢了戒指反而会更加想念。”他把戒指戴着蕊蕊的手上,“如果,我是说如果,他现在出现在你的面前,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,还会爱你吗?”

  第二天中午,李海东去找蕊蕊。发现她正看着地上一幅游客画的沙画在笑。看得出来,她正在努力地使自己快乐起来。

  有一天早上,李海东去敲蕊蕊的房门,叫她一起上班,却听不到回音。他好奇地打开门,看到蕊蕊满脸通红,神智不醒。探了探她的额头,烧得厉害。李海东不假思索,背起她就往医院走。她在这里无依无靠,什么都得李海东来。不过,李海东照顾得无微不致,毫无怨言。

  在医院里躺了两天后,蕊蕊出院了。李海东让她多休息几天。蕊蕊闲着没事,就每天上菜市场挑些李海东喜欢吃的菜,做给他吃。看到李海东吃得高兴的样子,她就觉得非常的开心。这天晚上她正在厨房烧着菜,门响了,开门一看,是李海东,她身边有个漂亮的姑娘,两人见了面,都愣了愣。

  李海东介绍道:“蕊蕊,这是小娟。小娟,这是合租的朋友蕊蕊。”

  李海东和小娟坐下后就开始谈了起来。蕊蕊在厨房里忙着,耳朵却在留意着他们谈的话。在他们的谈话中,她得知他们认识了很久了,也分开了很久,小娟的语气里都是对李海东的思念,简直就像一对分开很久的恋人一般。不知道为什么,蕊蕊的心里很别扭,胡乱吃了几口后,就借口不舒服,进了房间。

  第二天一早,李海东敲了敲蕊蕊的门,让她起床上班。但里面没有回答,他打开门,吃惊地发现,蕊蕊已经不见了,被褥很整齐,显然昨天一夜她都没睡,而那枚戒指正放在桌子上。他拿起戒指,四处寻找,终于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找到了蕊蕊。蕊蕊的眼圈通红,说:“小娟呢,她怎么没跟你来?”

  李海东指着大海说:“很多人,一时想不开了,就往里面跳。我一年里总要救好几个这样的人。小娟也是,她现在生活得很好,已经结婚了,这次是专门来感谢我的。”他拉过蕊蕊的手,把戒指戴在她的手指上,说:“昨天你接电话我听到了,我知道你的他回来了,他的父母也同意了你们的婚事。你回去吧。”

  蕊蕊的心就像碎了一样,说:“你真的要我回去?他能为这件事离开我,以后也能为别的事出走。你真的要我回去和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结婚?”

  李海东的头扭到了一边,可是蕊蕊却分明看到了他脸上已经流出了眼泪。

  蕊蕊走后,李海东打开电脑,上了一个论坛,他是这个心理论坛的嘉宾。他将蕊蕊的这段事写下来,并写上:对于失恋人群心理失常而导致抑郁症的治疗方法,经实践,证实使他们重新竖立起对生活的信心是非常有必要的。蕊蕊也是如此,她个性敏感,喜欢钻牛角尖,在于她打交道中,我尽力使她放开自己……写到这里,李海东写不下去了,没错,他的专职是海岸救护员,但网上的兼职却是心理医生,他救过很多人,并将他们作为案例发在网上供人参考借鉴,但是,蕊蕊呢?对她,自己的心理救助真的成功了吗?即便是成功了,那自己对她的思念却有谁来救助?他长叹一声,将整个帖子都删掉了。

  这时,门突然响了,开门一看,竟然是蕊蕊。蕊蕊没说话,进到屋里来,她手里拿着块石头,将那枚戒指放在桌上,石头毫不犹豫地砸了下去,那枚戒指顿时变形了。她得意洋洋地说:“这回,看你怎么办?”

  李海东愣了半晌,从口袋里掏出一一枚贝壳戒指,交给她。蕊蕊接过来一看,见到戒指的内侧,同样刻着两个字母:LL。她戴在了自己的手上,指着海的方向,说:“你的她看到了也会祝福我们的。”

  李海东没有告诉她,关于那个故事,其实是自己编出来的,对小娟说过,对很多人也说过,但此时,显然没有点破的必要。他紧紧地抱住了她。

  (图文无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