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实生活压力太大,只能和你梦中结婚生子

2016-11-290阅读0

  文/吴宏庆

  李成海接到周蝶的电话时,本能地预感到不妙了。两人都是公司的职员,职务虽然不高,但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着,随时听候老板的差遣。因为太忙,两人认识了三、四个月,见面却不过七、八次,尽管双方都对彼此很有感觉,可感情一直那么不尴不尬地挂着。李成海一直预感到双方可能不会有结果,分手只是迟早的事。果然,周蝶在电话里口气很平淡地说:“我们分手吧,不是你不好,而是我们斗不过生活。”

  李成海脑子一片混乱,刚放下电话,老板又打来电话,让他立即去公司开会,语气很理所当然,丝毫没想到今天是周末。会上说了什么,李成海没记住,脑子里只有周蝶的影子。散会后,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控制不住自己,掏出手机给周蝶打了电话,还没说,周蝶就哭了起来,说:“我想忘记你,可是我做不到!”李成海也长叹道:“我又何尝不是,真想剖成两个人,一个陪你,一个交给老板。”

  突然,“咚”一声,一个黑衣人撞上了他。这人力气很大,将他撞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却停也没停,就一直往前面走。李成海很生气,爬起来就去追他。追着追着,黑衣人突然消失了,他看着四周,这是一处他从来没到过的地方,似乎是郊区,田野上,野草旺盛,野花鲜艳,有山有水,煞是漂亮。李成海一下子就被吸引了,他欢呼雀跃,像个小孩一样在草地上打起滚来。就在他忘记所有烦恼的时候,猛地听到身边也传来一阵惊呼,声音很是熟悉,他猛地坐了起来,看到前面有个人也在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竟然是周蝶!两人情不自禁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。

  两人沉浸在意外惊喜之中,半天才问起对方是怎么来的。周蝶说是接他的电话时,被一个黑衣人撞倒了,然后她追到这,那人就突然不见了。她一看这地方,顿时就喜欢上了。没想到的是,竟然还在这遇到了李成海。

  眼见着天快要黑了,两人就在四周找可以寄宿的地方。行不多时,眼前一亮,他们看到了一片房子和农田,三三两两的人拿着锄头等农具在田地里干活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悠然自得的表情,好一派世外桃源般的景象。这时,周蝶突发奇想,说:“要不,我们在这住几天吧?”

  “这……”李成海想到了工作,平日里连周末都没有的,要请假能行吗?正在犹豫时,周蝶掏出他的手机,关掉,说:“以前我们都在为工作而活着,现在,我们也该为自己活几天了。”

  两人找了个村人,问起饭店在哪。这个叫何东的人告诉他们,只要看到空的房子,尽管进去住就是了,想住多久住多久,而且不用房租。他们找了一个空的房子,里面没有现代化的家电,但衣食住行样样齐全。

  两人在这里住了几天,越来越舍不得离开这地方了。一商量,反正这时公司应该早就将他们炒了,干脆,再住些日子再走。何东就住在他们的隔壁,经常带着妻子小兰和孩子过来串门。这天,他们一家三口又过来串门,孩子在一旁嬉戏打闹,何东夫妻眼里都是慈爱的微笑,不时互相看一眼,脸上的笑意更浓了。李成海开玩笑地说: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你们还这么恩爱,是不是有什么秘诀?”

  何东和小兰对视了一眼,哈哈大笑,说:“因为我们都知道,我们能走到今天不容易。”原来他们过去的情况和李成海他们差不多,因为工作太忙,感情几乎就要破裂,好在无意中寻到了这个地方,因为知道走到这一步不容易,所以都倍加珍惜。

  李成海和周蝶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,他们又何尝不是一样。

  不久,他们结婚了,婚后日子平淡而快乐。这天李成海和周蝶从农田里回来,看到何东抱着孩子两眼茫然地看着前面,忙过去问出了什么事。何东一脸的悔恨,说:“小兰不见了。”昨天晚上,何东看到小兰从箱子底下找出了手机,这东西自从来到这里时就没用过了。小兰幽幽地说:“昨天晚上,我又梦到父母了。她们在哭着叫我回去。”何东其实也经常做这个梦,这个村里的人大多都做过同样的梦,何东知道她是想家了,但害怕她去了就不回了,所以劝说道:“你父母有父母的生活,我们有我们的生活,人总不能一辈子生活在父母的身边。”

  “我就打一个电话好吗?”

  何东想不出有任何不同意的理由。小兰打通了父母的电话,但他们都没想到,这里没信号。小兰思念父母的心更强烈了,就对他说要出去一趟看看父母就回来。何东不同意,可是小兰还是走了。

  李成海劝说道:“小兰不是说她还会回来的吗?可能明天就会回来了。”

  何东摇了摇头,说:“你们不知道,这里出去的人是回不来的。”

  一个星期过去了,小兰还是没回来。又过了些日子,何东和他的孩子也不见了。眼见着一对恩爱的夫妻在自己的面前分开,两人更加珍惜他们的爱情。

  一年后,周蝶生了个男孩。有了孩子,两人的生活更是充满了欢乐。孩子转眼就到了三岁,是该考虑让他读书了。但村里没有小学,所有的孩子都是父母在教,李成海认为这样的教育方式不怎么好,就和周蝶商量是不是该将孩子送到城里去读书。周蝶不同意,说:“我们小的时候都很努力,可是等到大了,还不是照样给别人打工,我可不想我的孩子长大后也像我们一样给老板做牛做马!”李成海无奈,但心里却打定了主意,一定要让孩子从小有良好的教育。

  第二天,李成海凭着记忆,去找来时的那条路。好在路并不是很难找,不多时他便到了与周蝶相遇的那里。继续往前走,又到了黑衣人消失的那里,耳朵里突然听到了一阵阵异响,这是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,对,这就是城市的声音。眼前已经满是高楼大厦了,人群熙熙攘攘,面色匆匆。几年了他都没到过城市,一时间身体四肢都无法承受,脑子昏沉沉的。他有些茫然地回头看了一眼,突然发现,身后依然是城市,他的世外桃源呢?

  李成海觉得自己似乎是生病了,非常的不舒服,他跌跌撞撞地往医院走去。到了医院,他去挂号,但那个小护士根本不理他。无奈只得去科室找医生,先看了病再说。医院很大,他又没来过这来,走着走着,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住院部。正要退回去,无意中朝边上的一个病房看了一眼,眼睛顿时瞪大了,那里面躺的人不正是何东吗?何东一脸苍白,一动也不动,像个活死人一般。他赶紧走过去,推着他问道:“何东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何东两眼紧闭,没有回答。这时两个查房的医生走过来,翻了翻何东的眼皮,一个医生说:“该病人已经在我们这躺了几年了,生命症状虽然强烈,但却始终没有醒过来。”另一个点了点头说:“目前我院收住的这类病人比较多,有些病人以过去的临床经验是完全可以醒过来的,但最终还是成为植物人,这倒是很奇怪的。”

  “是啊,我在想他们是不是有意识地不愿意醒过来?”

  李成海有些听不明白他们的话,昨天自己还见过何东,他怎么会昏迷了好几年?他出了门,想了想,又进了旁边的病房。一看,又是大吃一惊,病房里两个病人,睡在第一位的竟然是周蝶,而第二位,更是让他目瞪口呆,竟然就是他自己!还没有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身后有人说道:“既然来了,还不快回去!”然后那人猛地推了他一把,他身不由己地扑在床上,与床上的自己和为一体了。他一激灵,突地坐了起来。耳朵突然听到门口有人惊叫一声:“天啊,他醒过来了!”

  一大堆医生和护士赶来,为他做各种检查,在他们的解释中,李成海终于明白,自己在四年前因为一次车祸而住了进来,当时生命迹象很强,医生以为他会很快醒过来,但谁知道他还是睡了整整四年。

  李成海指着身边的周蝶,问道:“她呢?”

  “她是和你同一天住进来的,只是到现在也没醒过来。”

  李成海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,留院观察了几天就出院了。出院后,李成海找了很多次小村,但怎么也找不到,只得天天去医院看周蝶,陪她说话,劝她回来,希望她能听到自己的声音,早一点醒过来。对于小村发生的事,还有自己的儿子,他不知道是真还是假,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,但有一点不会改变,那就是对周蝶的感情。他相信,周蝶此时也一定在思念他,总有一天,他们会再现实中再次相遇并且相爱。

  (图文无关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