传说中的盲人,不仅能点穴,还能按摩爱情

2016-11-270阅读0

  (图文无关)

  文/吴宏庆

  徐夜是个瞎子,也是个按摩师。他在小城里的名气很大,据说他自小便跟着一个老中医学推拿按摩,还会点穴。这一点可能是真的,那次三四个小混混让他按摩了后不给钱,被他一个个点了穴道,等到警察赶来时,还呆若木鸡地站在那。

  徐夜的按摩店就在城北的一个门面房里,很小,里外就他一个人,生意倒是挺好,时常从一开门就忙到天黑。

  这天晚上,徐夜接了一个女客人,女客的没怎么啰唆,直接躺在了按摩床上。徐夜的手指刚一碰上那女人的皮肤,她突然全身颤抖起来,徐夜以为自己的手太重了,就轻了一些,但女人还是在颤抖。很快,他就知道了原因,他的手指接触的地方,有一道凸出来的痕迹,那显然是被长形的物体打的。他小心翼翼地避开,然而他发现自己的手指几乎没有落地的地方,女人的皮肤上都是坑坑洼洼的伤口。

  女人说话了:“别停,继续。”

  徐夜尽量让自己的手指轻一点,但女人似乎并不在乎,催促着说:“重一点,再重一点。”然后又在徐夜的手指中不断地颤抖着。

  完了后,徐夜像经过了一场恶战一般,全身都被汗浸透了,他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客人,也从来没有按摩得这么辛苦。而那女人全身的力气也似乎都在刚才的颤抖中用完了,她趴在那很长时间都没动,最后,她呻吟了一声,起身付钱,没说一句话便走了。

  几天后,徐夜刚做好一个客人,坐在那休息着,突然有一种感觉,那女人来了。果然,他的手指一接触到皮肤,是记忆中的那般坑坑洼洼的,禁不住说了声:“你来了啊。”女人“嗯”了一声,又奇怪地说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的?”徐夜笑了笑,说:“你身上的伤几乎是和那次一模一样的。”女人就呜咽了起来。很奇怪,她身上的伤如此之重,却还要他用力按摩,显然是个性格十分刚硬的女人,但此时却越哭越伤心。徐夜不好问为什么,只能静静地聆听着。

  “我到过很多按摩店,他们知道我的伤后,要么不敢按摩,要么唠叨着问个没完。只有你什么也没问,难道你不想知道吗?”

  “我想,你既然不说,肯定是有理由的。”

  女人的手拼命地捶打着枕头,恨恨地说:“我一定要杀了他,一定会的!”

  徐夜心里一惊,说:“每个人受到别人的打击后,都会控制不住地想杀了那人。但绝大多数只是有这个念头而已,永远也不会去实现。”

  “不,我一定要杀了他!”女人突然一把抓住徐夜的手,说:“我听说你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,会点穴,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中死去,你能不能帮帮我,我给你钱!”

  徐夜顿住了,说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  “不是吗,他们都说你可以按住穴位,使得气血不通,人死后连法医也查不出死因。求求你帮我!”

  徐夜的手里立即多了厚厚的一沓钱,他掂了掂份量,沉吟一番道:“倒也不是没这办法,看你身上的伤,就知道那人有多坏了。你明天带他过来看看吧。”

  第二天,女人就带着一个男人来了。男人似乎不愿意来,但女人很固执。男人骂骂咧咧地上了按摩床,对女人说:“好了好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女人就温顺地走了。徐夜的手指搭上去,感觉这是个非常强壮的人,他的手指下用了力,男人舒服得呻吟起来。

  徐夜说:“你妻子对你真好。”

  男人脱口而出说:“敢不好,老子打死她!”

  徐夜不露痕迹地笑了笑。男人意识到自己的话有问题,摸了摸脑袋,说:“你别误会,其实我才舍不得打她呢。可是,唉,她的脑子里有问题,老是把自己想象成被欺负的人,一犯病就用各种东西折磨自己。我为了迁就她,只能用这种口气跟她说话,倒是成习惯了,一时改不了口。”

  徐夜愣了愣,问道:“她有病?”

  “说起来也不怕你笑话,我跟她是中学同学,呵呵,这个……暗恋她好久了,可是她那么漂亮,哪看得上我。后来我又成了个三轮车夫,更是不敢对她有什么想法了。她呢,之前是结过一次婚的,那男人有钱,但对她不好,经常打骂,打得很狠,后来又抛弃了她。然后我就和她结了婚,虽然早就知道她脑子有些毛病,不过我想,总有一天她会好起来的。可是没想到她的病会这么严重,没办法,只能顺着她,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。可是,这样似乎不行,有好几次我都听到她说梦话说要杀了我。”

  徐夜的手不由自主地顿了顿。

  男人突然笑了起来,说:“你看,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?让你见笑了。”

  男人按摩得很舒服,说如果不是钱的问题,他一定天天都来。徐夜就给了他一张打折卡,这样,男人一个星期来一次还是能够承受的。男人走后,女人就来了,她紧张万分地问道怎么样了,是不是把他的穴道给封了?徐夜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我哪有这么厉害?再说了,他来这一回就死了,那警察肯定会怀疑到我的。”

  一边过了几个月,男人每个星期都会来按摩,而女人也会在他每次来之后询问徐夜。有那么一天,徐夜对女人说:“放心好了,过两天他应该就会卧床不起了,用不了多久就会死去。”

  两天后,女人送来了最后一笔钱,声音有些呜咽地说:“他快不行了。我应该对你说谢谢的,可是我说不出口。”

  徐夜接过钱,好奇地问道:“你不是早就想他死了吗?”

  “是啊,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两天他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,我心里突然很伤心。”

  “两个人过惯了,一个人是很难过的,没有人说话,也没人陪你,当然也更没人宠你了。不过,你还年轻,他死后,你还可以再找一个。可是呢,你跟他过惯了日子,就像两个齿轮一样,已经磨合得天衣无缝了,突然再换一个齿轮,肯定有摩擦,没有那种默契了。”

  女人坐立不安,来回走动,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,急促地问道:“我不想他死了,你能不能想办法,不要让死了?”

  徐夜不满地说:“你在开玩笑吗?”

  “不不,我说真的,我想明白了。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对我好,那就是他,可是之前竟然把他当成我以前的男人。他要死了,我该怎么办?不,我不要他死,你一定会有办法的。”

  徐夜思忖了半天才说:“当年师父倒是教过我一个法子,不过从来没遇到过你这样的情况,也就从来没有用过,不知道灵还是不灵。”他对女人说,男人被他用指力封住了气血,以致血脉不通,日子久了必死无疑,唯一解决的办法是每天在特定的穴位上按摩,松开被禁的血脉。徐夜指着旁边的人体模特,将必须按摩的一些穴位教给女人。女人怕记不牢,用笔在身体上画了下来。然后千恩万谢地走了。

  两个月后,女人带着男人来按摩了。可能是怕男人见到自己看到徐夜时不自然的表情会起疑心,她呆了一会就出门了。徐夜手指搭在男人的腰间,使了暗力,男人没什么反应。徐夜问道:“腰上的旧伤好了吧?遇到阴天不再痛了吧?”男人坐了起来,感激地说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!自从那次你对我说,想她好起来就装病,我虽然不明白你的意思,但还是照做了。你不知道,她对我有多好,天天给我按摩,现在我多年的腰伤好了,赚的钱就更多了。而且,她还不自虐了,现在她像普通人一样。你究竟是用什么办法让她变成这样的?”

  徐夜不动声色地笑了起来,说到底,女人是爱男人的,如果不爱,再高明的按摩术也不可能起到作用。